非升即走对青年教师有多残酷?35岁被学校扫地出门,没有撤退可言

一些高校开始实行非升即走策略。

对于刚入职的青年大学教师来说,这样的策略无疑是“雪上加霜”。博士毕业至少三十出头,此时入职高校,既要承担教学任务,又要顶着科研压力,如果在35岁之前没能成功升任副教授,不好意思,请另寻高明。

在这样的年纪,又是博士学历,几乎没有撤退可言。

但现实的情况是,高校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相比于以前,青年教师承受的压力更大,非升即走对于青年老师来说非常残酷。

残酷之处有两点。

一是博士超龄问题,如果被学校扫地出门,找工作将面临尴尬的年龄危机。目前就业对年龄卡得比较严,通常招聘博士都要35岁以下,到非升即走时,很多岗位基本超龄了,尤其是做过博后的博士,合适工作更不好找。

二是末位淘汰问题,职称有数量和比例限制,优秀的新教师就算都很努力,总会有一定比例下来,高校新来的教师通常都很努力、很优秀,博士水平比以前也高多了,但他们压力太大,面临教学、科研、单位琐事、买房等各方面的压力。

有一名大学青年教师在论坛呼吁:现在进高校的博士虽然比以前的博士学术水平高了,但20年前普通博士物以稀为贵,算人才资源,如今,普通博士基本就算人力资源了。对人才是尊重,但对于人力,高校只会用压力挤成果,青年教师沦为“科研民工”。

在就业年龄歧视的背景下,高校是不是有更合适的办法,比如把非升即走考核放在35岁之前,如果不适合教职,年轻人可以换其他工作,希望大佬们能体谅一下年轻的博士。如果35岁之后还实行非升即走考核,对于这些被扫地出门的博士而言,找工作将是摆在眼前的一道难题。

下面则是另外一些大学青年教师的生存现状。

当年因为不想冒险,不想非升即走,来了一所二本学校,可惜学科偏门,生源不好,自己做的真是心累,不知道未来的出路在何方。

其实多数人博士读下来,都想做点事,现在学校扩张太厉害,在老校区空间都比较紧张。没有地方很难受,我的实验室是个小黑屋,没有任何阳光,正午也要开灯,很多东西都是自费收拾,非常简陋,学生都觉得太简陋,但总算有个小地方,同办公室一个兄弟一万块一个月外面租场地做科研,我没钱租不起。

希望大佬们体谅一下毕业时已经三十出很多头的大龄博士们,一毕业就发现所有给年轻人的机会都跟自己无关了,上来就得和五六十岁的老教授争高下,资源,人脉,学生,谁争得过?

也许有人会说,博士去企业不行吗?一定要在高校?现实情况是,高校和企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很少有人能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

如果博士在高校被“非升即走”,此时基本没有后路撤退可言。

大龄博士如果不适合教职工作,很多情况下真的只能失业了,公司更加不可能收留。大部分年龄超过35岁,此时去企业应聘,低端的职位看不上,高端的职位又没有经验,企业也不敢拿出过多的成本来招聘一个毫无企业工作经验的博士,除非是特别紧缺的方向。

这种情形就很尴尬了,于是乎一些博士会选择创业这条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创业,也是幸存者法则,成功是少数。

结语非升即走策略,对于提升青年教师的科研积极性有一定的作用,但重压之下产生了变形。每年高校都会新进青年教师,即使大家都很优秀,但总会有被淘汰的末位者,无形之中,给青年教师增加了沉重的压力。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