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亿资管脱虚向实

本报记者 慈玉鹏 张荣旺 北京报道

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天职和宗旨。规模已达百万亿元的资管行业一直以服务实体经济投融资需求为定位和根本目标。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金融改革发展取得新的重大成就,金融业保持快速发展,金融产品日益丰富,金融服务普惠性增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能力增强。

我国资管市场自2012年以后,逐渐形成由银行理财、信托、证券、基金、资管公司等组成的资管市场。尽管在发展过程中资管行业存在期限错配、多层嵌套、刚性兑付等多种问题,但2017年至今监管部门陆续对资管市场进行多重约束。

目前,嵌套投资明显下降;通道业务居多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显著收缩;刚兑打破,银行理财净值型产品占比大幅提高,银行理财子公司亦相继开业。资管转型既加强了我国金融系统稳定性,提高了实体服务能力,推进经济发展同时惠及民生,为国家发展及民族振兴助力。

金融向稳

党的十八大以来,资管行业不断加快市场化改革转型步伐,经营业绩取得稳健增长,抗风险能力持续加强,成为中国金融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

从规模上看,2016年末,金融机构资管产品资产规模约达到89万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2017年末,资管业务规模继续扩张至94万亿元。截至2020年底,中国资管市场规模达到122万亿元,相较2019年的111万亿元增长了近10%。

中国资管市场发展可以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从2012年至2016年是泛资管阶段;第二阶段从2017至2020年进入回归本源阶段;第三阶段从2021年之后资管行业进入全面发展的新阶段。

稳定的金融系统是人民实现美好生活的基础,为营造良好发展空间,2017年,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与之同时,各方监管也陆续发布一系列政策,致力协同化解资管领域金融风险。当年11月17日,央行联合三会及外汇局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管新规”)。

资管新规的原则是坚持严控风险的底线思维,防止金融风险跨行业、跨市场、跨区域传递。2018年 4 月 27 日,资管新规正式落地,围绕确立资管产品的分类标准、降低影子银行风险、减少流动性风险等方面对资管业务开展进行约束。与之同时,监管部门建立了覆盖银行、证券、保险业金融机构的资管产品统计,基本摸清资管产品底数。

回顾资管行业转型,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最重要的有三个节点:“一是资产管理产品写入新《证券法》,在基础法律制度上实现上位法层面突破;二是‘资管新规’本身不断完善,保障平稳过渡,包括2020年7月3日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规则、2020年7月31日延长资管新规过渡期至2021年底的决定等;三是出台针对六大类资管机构的配套细则,包括设立银行理财子公司,就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办法征求意见,出台公募基金侧袋机制、开展公募基金投资顾问业务试点,加强私募基金监管,系统性对保险资管业务进行监管,以及证券资管公募化。”

光大银行宏观分析师周茂华表示:“总体来看,国内金融机构资管业务转型取得显著进展,国内加大影子银行和资管业务治理,国内金融机构利用资管产品多层嵌套、监管套利、加杠杆、自我循环等金融不规范行为得到有效遏制;影子银行压降成果显著,金融部门杠杆率明显下降;国内监管制度规范短板加快补齐,顶层监管框架基本形成;国内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接近尾声,产品结构持续优化,理财子公司发展势头良好等,有效降低金融体系风险,助力金融稳定。”

规范转型

资管新规落地前,金融机构开展资管业务不少存在承诺保本保收益的情况,资管业务本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金融服务,刚兑潜规则无疑扭曲了其本质。银行理财是资管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打破刚兑,银行理财首当其中。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业内人士了解到,实质上,由于隐形的刚性兑付,银行理财资金的配置不少集中在债券、非标等资产上,银行在投资端收益压力变大。金融机构如果以高收益或刚性兑付的承诺吸引资金,产品层层嵌套,杠杆不断放大,或将造成流动性风险。实质上,打破刚兑是替金融机构“排雷”。

值得注意的是,资管新规实施后,刚兑产品迅速被瓦解。在监管引导下,银行理财净值型产品占比正大幅提高,投资者亦正逐步接受净值有波动的投资规律。《中国资产管理市场2020》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资管新规实施前,银行理财产品几乎全部为预期收益型,净值型产品占比极低,估计仅为个位数;2020年末,净值型银行理财产品规模达到17.4万亿元,占比67.28%。

一位银行人士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有助于防范风险在银行表内与表外之间的传递,是净值化产品发展的必然一步,银行理财子公司以独立身份进入市场,有利于促进理财业务规范转型,这标志着银行理财业务逐步走上市场化、专业化、轨道。

经记者统计,从银行理财子公司发展来看,截至目前,包括4家合资理财公司在内,全国已有21家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开业运营,另有7家获批筹建待开业。

温彬表示:“银行资管转型要以产品导向逐步转向以客户需求为中心,可以借鉴美国银行机构等在买方投顾模式下,主要依据AUM向客户收取资产管理费的方式,以减少对销售佣金的依赖,如摩根大通、美国银行等模式。”

法询金融监管研究院副院长周毅钦表示:“从整个商业银行的维度来看,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净值型理财产品存续规模18.28万亿元,占比73.03%,和若干年前个位数的净值型比例相比较,银行理财的转型速度值得称赞。从理财公司的维度来看,截至2020年末,现金管理产品占所有产品的比例为49%,监管部门于近期发布了关于现金管理产品的监管规则,相关要求和公募基金拉平。”

“因此,在2021年至2022年底前,商业银行一方面要加快对剩余的非净值型产品的转型力度,如果产品和底层资产确实较难处置的,可以同监管部门协商采取‘一行一策’的方式解决。另一方面,存量的净值型产品中,还有一定比例的现金管理产品也面临整改压力,在剩余的一年半的时间内尽快调整好底层资产的布局。”周毅钦说。

支撑实体

资管新规的基本原则之一是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充分发挥资管业务的投融资功能,严格规范引导,避免资金脱实向虚,切实助力经济发展并惠及民生。

周茂华表示:“通过资管业务转型,压降非标,减少多层嵌套等,降低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伴随着资管新规的逐步实施,通道业务目前规模已大幅压缩,而部分通道业务是资金脱实向虚的重要一环。

记者从业内了解到,目前,我国资管市场上的嵌套投资明显下降。其中,作为资管资金主要来源方的银行理财,投向信托、券商资管、基金资管的资金规模显著下降。中国财富管理 50 人论坛课题组近期发布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截至2020 年末,理财产品持有各类资管产品规模 8.93 万亿元,占比 34.5%,较资管新规发布前大幅减少 25.71%。

另外,报告显示,以通道业务居多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显著收缩,资管新规发布之初的2018年3月末,该类业务余额为 15.14 万亿元,到2020年末降至 9.19 万亿元,不到三年间降幅达到 39.3%,占信托资产余额比重从59%降至45%。

针对资管转型,有央行人士撰文称,经过治理,资管产品平稳有序转型,风险明显收敛,服务实体经济的总量扩大、方式优化,逐渐形成“直接融资+间接融资”并重的配置结构。


登录 注册